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韋震玲委員:毛南山鄉的巨變是偉大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縮影

  3月7日,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這是韋震玲委員作大會發言。新華社記者 丁海濤 攝

  人民網北京3月7日電 今日上午9時,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在人民大會堂舉行。

  廣西壯族自治區柳州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韋震玲作了題為《擺脫貧困 共圓夢想》的大會發言。韋震玲說,毛南山鄉的巨變,是廣西擺脫千百年絕對貧困的生動寫照,更是我國偉大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縮影。隨著怒族、柯爾克孜族、仫佬族相繼整族脫貧,我國人口較少的28個民族全部告別了絕對貧困,一個也沒有少,一個也沒有掉隊!

  我的家鄉,是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的一個小村寨。小時候,家鄉偏僻閉塞,進城返鄉都得翻過一座又一座大山。當年12歲的阿爸到縣城讀初中,獨自背著行囊從日出走到日落,站在山頭遠遠望見縣城時,忍不住放聲大哭。很多父輩離鄉外出后,因為山高路遠,多年都沒有回來。

  家鄉缺水。村頭的大水坑,是阿爸兒時的嬉戲天堂,更是全村賴以活命的水源,后來水質實在太惡劣了,爺爺就帶領村民炸開了大山,找到了地下水源。但有了淨水,還得下到很深的洞底挑水上來,每次親人挑水,我都膽顫心驚。阿媽對用水管得很嚴:洗臉水要留著洗手,洗完手還有別的用處,最后還要留著喂豬羊。因為缺水,家鄉隻能種植玉米和黃豆。貧困,始終揮之不去。

  貧窮落后,不僅在於極度的交通不便和水源短缺。毛南人自古就生活在大石山裡,說著自己才懂的語言,對外也總有防范和排斥。阿媽說,不會毛南語,手裡有錢沒有用,沒有人會賣東西給一個“外人”。鄉鄰之間習慣於物物交換,嬸嬸殺了豬羊釀了酒,就跟鄰裡交換其他東西。人畜共居的屋裡,大人就著昏暗的油燈干活,孩子在牲畜的叫聲、氣味中入睡。惡劣的環境限制了對美好生活的想象和追求,在漫長的歲月中,族人們孜孜以求的僅僅是暖衣飽肚。那時的我,曾經以為,家鄉永遠也無法與外界相連了,除非奇跡發生。

  然而,奇跡,真的發生了。我們毛南族是28個人口較少民族之一,僅有10萬7千人,這個佔全國人口不足萬分之一的民族,卻得到了國家的高度重視。隨著中共中央脫貧攻堅戰的號角吹響,第一書記、駐村干部進駐了村寨,他們把扶持政策一條條講解給群眾,把脫貧措施一項項落實在山鄉:鑿山開路,挖渠引水,平整寬闊的道路修到每一個村寨,清潔干淨的自來水引進每一戶人家﹔教育、醫療衛生機構逐步完善﹔扶貧產業逐漸興起……所有的努力隻為實現那個庄嚴的承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都不能少!人口再少的民族,也要和國家一道共同成長、繁榮富強。

  如今的毛南山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翻山越嶺艱難跋涉,現在驅車直達家門﹔家裡家外,燈火明亮,果園飄香,桑樹成林,稻香陣陣。一位返鄉台灣老兵感嘆:共產黨太偉大,竟然把這麼好的路修到了這裡!一位遠行游子全家歸來,眼含熱淚點贊祖國扶貧的傳奇。一位寧波來的歌手流連於美麗山鄉,譜寫了一首又一首動人歌曲。

  毛南山鄉的巨變,是廣西擺脫千百年絕對貧困的生動寫照,更是我國偉大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縮影。隨著怒族、柯爾克孜族、仫佬族相繼整族脫貧,我國人口較少的28個民族全部告別了絕對貧困,一個也沒有少,一個也沒有掉隊!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習總書記向全世界庄嚴宣告:“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而我的家鄉縣就在表彰名單之中!這是毛南族實現第二次歷史性跨越的激動時刻,毛南族人民充滿與偉大祖國共進取的豪邁!

  習總書記在回信中鼓勵我們“繼續奮斗,讓日子越過越紅火”。是啊,“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幸福是奮斗出來的,為了鄉村振興更加美好的明天,還有太多工作要做:我們要緊密團結在以習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周圍,堅定信心決心,埋頭苦干實干﹔我們要堅持不懈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進一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我們要促進各民族廣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不斷增強發展的內生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