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西部利得基金蔡路平:聚焦高景气+高成长赛道指数投资大有可为

  “指数投资最重要的是要能选到一个好的资产,简单的市值或流动性选样已经无法匹配投资人对好beta的定义了,这也是我选择创业板大盘指数的原因。”

  “近一年新能源在“碳中和”、“碳达峰”的政策目标下,行业增速相当惊人,而医药虽然经历了集采的阵痛期,但在老龄化趋势加速、医疗消费升级和国产替代等诸多中长期逻辑的支持下,未来的市场空间有望进一步打开。”

  “从终端需求来看,风电光伏和储能的市场空间以及景气持续性较高,从宏观流动性来看,流动性稳健利于成长风格”

  “创业板大盘指数的标的公司非常注重研发的投入,其研发投入占比是沪深300等宽基指数的4-5倍。”

  “集采对于整个医药行业能起到一个非常积极的正向作用,医药行业整体还是一个长坡厚雪的优质赛道。在今年经历了较大的调整之后,医药行业的中长期配置价值也正在逐步提升。”

  “指数投资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风格不会发生漂移,持仓非常透明,但也对投资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对我而言,在做投资上,最大的挑战是要培养出独立思考的习惯,不能人云亦云,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于指数投资也是如此。”

  今年以来,A股结构化行情愈演愈烈,其中,尤以高景气、高成长行业个股表现最为亮眼,而其代表指数创业板大盘指数更是迭创新高,在主动权益基金表现一般的背景下,指数型基金凭借其高仓位、强进攻、低费率的特点受到投资者的关注。尤其在今年板块快速轮动难以把握的背景下,指数基金的宽行业和个股的优势愈发凸显。

  当下,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期望投资跟踪创业板的指数型基金,但是市场中可供选择的基金产品却并不多,今天,笔者就介绍一位专注基本面研究的“学霸”型指数基金经理,西部利得基金蔡路平。

  蔡路平,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硕士,2年海外工作经验+5年ETF投研经验,专注于权益类指数产品的投资、运作及价值挖掘,行业主题配置及数量化分析。在他力求精益求精的投资思路下,希望可以为投资者带来长期稳健的投资回报。

  据悉,西部利得基金于今年11月顺势推出由蔡路平管理的指数基金——西部利得创业板大盘ETF联接 (A类012554、C类012555),该产品有望成为投资者一键布局创业板高成长优质龙头公司的便捷工具。

  针对为何选择创业板大盘指数作为底层资产,蔡路平表示,创业板大盘指数聚焦于高景气、高成长赛道下的新能源和医疗行业。该指数在算法编制上,还考虑了不少基本面的情况,剔除了质押比例过高、商誉占净资产过高和过去经营性现金流不理想的股票,优中择优精选前50家大市值上市公司,所选公司成长潜力巨大,具有更强的护城河。

  其次,相较于主动权益基金,蔡路平认为指数投资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风格不会发生漂移,持仓透明,但也对投资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需要投资人去学习,去了解指数背后的底层持仓,及指数特征。

  “所以,对于指数基金的管理人来说,并不仅仅只是把指数做出来就结束了,我们需要陪伴持有人一起成长,一起学习,需要更多与投资人的交流。”蔡路平阐述道。

  笔者在与蔡路平对话过程中,其乐天、幽默的性格,对指数投资研究之深入,对行业前景敏锐的洞察,令人印象深刻,他对每个问题的回答都直击要害且干货满满,值得投资者细细品读。

  证券之星:您的投资框架是如何形成的?您为何会选择指数投资这个方向进行深耕?

  蔡路平:我投资框架的形成分为几个阶段,在本科时,我崇拜的是索罗斯,恰好本身又是计算机专业,于是期望可以建立一个能够一直打败市场的量化模型。为了能更好的建立模型,之后我又出国到哥伦比亚大学进修了统计学硕士。

  在国外对冲基金实习时,发现量化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神奇,市场总会有一些样本之外的情况发生,模型总会有失效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模型能够一直打败市场。

  而我接触到价值投资的契机也非常巧,我实习所在的对冲基金公司的领导都非常崇拜巴菲特。公司每年的年会也在奥马哈举办,时间刚好是在巴菲特年会的前一天。所以我从那时起也慢慢开始接触到价值投资的理念,开始看一些价值投资的书籍。

  真正做价值投资是在回到国内后,慢慢地认识了一些很厉害的基金经理,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做自下而上的基本面投资,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过程,我也开始了自己的价值投资之路。

  因为自己有量化方面的从业经验,所以选择了继续深耕指数投资这条路,正如巴菲特说的那样。“通过定期投资指数基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投资者通常都能打败大部分的专业基金经理。”指数基金不仅费率低,从最终结果来看,巴菲特也仅凭借投资标普500指数,就战胜了和他打赌的对冲基金。

  证券之星:从您管理的深证红利ETF到现在新发的创业板大盘ETF联接,您聚焦的都是优质龙头公司构成的指数,您能从价值投资的角度聊聊指数投资吗?

  蔡路平: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指数投资,国外和国内稍有不同,我们的主流指数多数是通过市值、成交金额等简单方式进行选样,而对比海外我们发现指数投资可以有更复杂的结构和算法。

  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能选到优秀的指数基金是最重要的。这也是我们选择创业板大盘指数的原因。

  作为指数基金的管理人,最终还是要给投资者提供一个好的资产,为此不仅需要指数团队深耕指数的投资价值,同时也要帮助投资人理解指数。

  证券之星:创业板大盘指数今年大幅跑赢沪深300、上证50等指数,如果让您对指数做一个业绩归因,您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蔡路平:第一个是行业层面,创业板大盘指数聚焦的是新能源和医药这两个高景气、高成长板块。因此我们这只西部利得创业板大盘ETF联接主要投资方向亦是新能源和医药行业。其中电池环节的占比在30%左右,风光储的占比在10%左右,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的占比在10%左右,医药和疫苗行业的占比也有10%,总体看,新能源和医药这两个行业的合计占比约70%。

  近一年新能源在“碳中和”、“碳达峰”的政策目标下,行业增速相当惊人;而医药虽然经历了集采的阵痛期,但在老龄化趋势加速、医疗消费升级和国产替代等诸多中长期逻辑的支持下,未来的市场空间有望进一步打开。

  第二是公司层面,创业板大盘里的公司都非常具有创造力。首先,它们本身就是大市值公司,可以更好的利用资本市场的支持来做好已有业务,把已有的商业模式做得更好,市场占有率做得更高。

  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非常愿意投资未来。我们统计了创业板大盘指数成分股的研发投入,把研发投入的总和加起来,再除以它们的营业收入。发现这些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比在7%~8%左右,而沪深300的公司研发投入占比只有1%~2%,整体来说大概有一个4~5倍的差距。所以,这些龙头公司更愿意通过研发投入来提高公司的护城河。

  证券之星:对于高景气行业(新能源汽车、风光储能)伴随的高估值,您怎么看?

  蔡路平:从终端需求来看,我们发现无论是新能车还是风电、光伏和储能这些行业,在过去一段时间都保持了较高的行业增速。其中一个最大的核心逻辑是双碳(“碳中和”、“碳达峰”)目标,这导致了市场对这些行业未来的新增需求或装机量都很有信心。

  其实,在研究高景气的行业时,我们更多的是看高增速的拐点有没有出现,以新能源车为例,今年在原材料成本快速上升的背景下,电池龙头企业的业绩还是能持续超预期,说明下游的需求是非常旺盛的,再观察新能源汽车的产销数据,今年10月国内电动车产销分别39.7万辆和38.3万辆,环比提升12%和7%;同比提升133%、135%。

  此外,从宏观流动性上看,从2020年至今,全球各地都释放了大量的流动性,而宽松的流动性对成长股是有利的。国庆后,创业板的整体成交一度出现下降,我们认为这是市场担心估值过高的问题,但是11月份创业板整体的成交又回升了,这背后的逻辑是市场有可能并没有找到新的确定性的主线。

  总结以上,对于高景气新能源赛道的高估值问题,我认为需要用时间来换空间的角度来看待。

  证券之星:医药板块目前占创业板指数的权重也较高,近一年的调整幅度也很大,站在当下时点,您如何研判医药板块的投资价值?

  蔡路平:医药行业从今年7月份到现在调整幅度不小,我认为下跌主要还是因为政策面的影响,集采是政府为了减轻人民群众的医疗支出负担,通过对这些自给率较高,价格较高的药品或者器械进行集中采购,对于这些药厂或者说器械生产厂商来说,它的单品毛利就急速萎缩了,对于他们来说,集采的确是一个短期的冲击。

  但我对于集采的认识是:集采对于整个医疗行业能起到一个非常积极的正向作用。集采的逻辑就是以价换量,短期单品的毛利是降低了,但后续会有一个放量的过程。

  原先医药企业可以通过已有的技术和专利形成一定的护城河,未来他们可能会选择一种相对保守的竞争模式,但是在集采的刺激下,会导致行业内的公司愿意花更多的资金和精力去突破、去创新。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集采短期会带来阵痛。但是阵痛过去后,长期来看,有利于优秀公司渗透率、市占率的提升。

  而且,从过去十年的ROE来看,医药行业整体还是一个长坡厚雪的优质赛道。在今年经历了较大的调整之后,医药行业的中长期配置价值也是在提升。

  蔡路平:虽说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什么是指数投资,什么是ETF,但是这个比例还是相对较低,市场上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了解指数投资。他们可能会认为ETF和主动基金是相同的。

  但这其实是两个不一样的东西,对于主动型基金来说,你买进去就行了,剩下的就看基金经理的操作。而指数基金和ETF投资是一种介于做主动投资和做基金投资之间的方式,需要投资人有更多的努力和智慧。

  指数投资最大的优势在于它的风格不会发生漂移,持仓非常透明,但也对投资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它需要投资人去努力学习,去了解指数背后的底层持仓,以及指数特征。

  例如,我们还有另外一只产品,场内的名称叫红利ETF,其聚焦的是深市高分红的白马蓝筹,消费占比较高;有意思的是市场上还有另一只红利ETF,底层的资产多为钢铁煤炭,两只指数基金名称虽然相同,但持仓却完全不同。

  所以,对于指数基金的管理人来说,并不仅仅只是把指数做出来就结束了,我们需要陪伴持有人一起成长,一起学习,我们需要更多与投资人的交流,在指数基金处于价值洼地或者在风险过高的时候,和投资人更好的沟通。

  蔡路平:首先,当然要把产品管理好,我们一方面要尽量通过量化或程序化的方式避免人的失误,其次我们要在做到跟踪误差最小的前提下,兼顾为投资者创造相对确定性高的收益,比如说我们可以做一些打新,做一些转融通来提高收益,我们希望能够精心打理好持有人的每一分钱,这个是从操作层面上,我觉得是指数的经营经理和指数团队需要干的事情。

  最后就是在产品上去挖掘好的赛道,能够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更多样的工具化产品。

  蔡路平:我觉得最大乐趣是可以从投资的角度看待整个行业的发展和变迁,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情。

  对我而言,在做投资上最大的挑战是要培养出独立思考的习惯,不能人云亦云,对于指数投资也是如此。

  最后,是在指数剧烈波动的时候,需要能够培养出良好的心态,好在我比较喜欢运动的,平时也会通过运动的方式来放松心情。

  蔡路平:目前的阶段希望能够去做更好的底层资产,将底层资产做的比别人更好。未来,我们希望能够丰富我们产品的矩阵。希望能像美国成熟市场的优秀基金管理人那样,给投资人提供更多样性的专业服务。